information
资讯动态

科技创新“尖兵”离不开科普“后勤部队”

发布日期:2019-02-13 浏览次数:122

       在学术界,郑永春 是埋头科研的月球研究专家。他会分 析我国探月工程“嫦娥一号”、“嫦娥二号”等传回 的微波探测数据,破解月 球上的热异常等待解之谜。然而,作为中 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郑永春还有一个身份:“网红”科学家。

      “科普绝 对不应该是科学研究的附庸品,科普与 科研应该平起平坐。”2016年获得 美国天文学会行星科学分会颁布的“卡尔·萨根”奖后,郑永春“走红”了。该奖主 要授予那些在公众传播方面有杰出贡献的一线科学家,作为首 获此奖的中国人,他从原 来默默无闻的科普写手成为“科普大V”。“我还是原来的自己,只不过‘一夜之间暴得大名’,做科普 这件事的机会更多了。”

      做科普十多年来,郑永春 的表达能力显著提高,从采访 中他信手拈来的“金句”可见一斑:“科学端得太久了,老是高高在上,也该下来走两步了。”“科学家 的魅力和价值在中国目前远远被低估了。”“娱乐化 科普也是一种科普,愿意看的人更多,说一千道一万,没有人 看的科普不是好科普,科普最 终是要产生影响力的。”

      读研前,他还不 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科学思维、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因为我 们这代人和我们之前的那些科学家,从小没 有经受过系统的科学教育,没有经历过科学启蒙”。当导师 让他解决一个问题,这个问 题国内并没有什么人在做,也没有什么标准答案,一切实 验凭证据来说明的时候,他才开 始理解科学是什么。

      他认为,我国科 普的主要工作还停留在科学知识的普及层面,这方面做得还不错。但是,现阶段 越来越需要科学家给公众‘灌输’什么是科学精神、科学思维和科学方法。为此,郑永春 特别重视中小学科学教育,不仅到 中小学进行科普报告,更组织 了十多位一线青年科学家参与小学《科学》教材的编写。“科学教 育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培养科学家,不只是科普知识,而是要 学会像科学家一样思考。科学家 参与编写科学教材,会在这 些方面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他表示,“只要把 中小学十二年的科学教育做好了,全民科 学素养将提升很大一个档次,这事关 我国科技创新事业的未来,实在是太重要了。”

      “除科学哲学、科技史 这两大科普载体外,科学家 和科研工作者的科研工作和科研成果是科普的源头。”长期的科普实践,让郑永春发现,我国科 技创新的最大短板,是科研与基础教育、科研与经济发展的“两张皮”现象,这导致 科技与社会的互动严重欠缺。他认为,科技事业在迅猛发展,如果公 众科学素养长期跟不上来,一定会 拖科技创新的后腿。

      一方面反科学、伪科学 和迷信大量泛滥,导致社会不稳定;另一方 面会导致生物科技、核电工程、石化项 目等前沿科技难以向社会普及,付出很 大的隐性社会成本和代价。只有通 过科普激发全民对科技的兴趣,才能让 尖端的科研成果和科技成就,在更广 阔的社会层面上发挥作用、生根发芽。“科研和 科普就像部队打仗,科学家是尖刀排,在前方冲锋陷阵,科普就 像后方的大部队和后勤补给,如果大部队跟不上来,科技创 新就像强弩之末,心有余而力不足”。

      2017年底,经过两 年多的酝酿和筹备,郑永春 与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一些青年科技工作者,共同发 起成立了青年科学家社会责任联盟,聚集科学家一起“搞事情”,主要聚焦三大领域,科普、科教、科创(科技成果转化)。“搞科研 是科学家的工作职责,除此之外,每个科 学家都应该有一个社会责任:让科学 在社会上生根发芽,让更多的人喜欢科学、感受科学的乐趣,这就是 科学家的社会责任”。

      他倡导一种科学精神:用证据来说话。科学是没有权威的,言必有据,至于是 谁说的并不重要。相反,不靠证据,盲从权威,就会阻碍科学进步。同时,科学上的各种理论、假说,很多并 不是绝对正确的,不过是 哪个理论有更多的证据支持罢了。比如月 球诞生有四种假说,学术界 目前倾向于大碰撞学说。

      “科学绝对不等于正确,科学家 说的话也不等于绝对正确,科学是 随时可以被推翻的理论!为什么没推翻?只是证 据还没找到或还不够充分。如果有定论了,那就成为知识了。”郑永春认为,科学最大的好处,在于不断地质疑、推翻、改进,这是推 动人类文明进步的动力。

      什么样 的科普才是好科普?“时代变化很快,科技进步很快,科普的 方式方法也要快速进步。以往那种自以为是、高高在上,关起门灌输式的科普,板起脸说教式的科普,已经不 适应社会的需求。”郑永春认为,好的科 普应该是一种双向交流。随着乐 于分享年轻人成为社会的主流,全社会 越来越崇尚平等对话,再也不喜欢被说教。“为什么 我愿意跟你来讲科普,因为我 觉得这事特有意思,我也希 望你能对它感兴趣。”郑永春的科普对象,小到幼儿园的小朋友,大到年 近九旬的科技工作者。面对不同的受众,郑永春 始终坚持科普要深入浅出,最终让大家感兴趣、有收获,启发思考。他说,做科普,最重要 的是打开一扇窗,告诉你 窗外的世界很大,很有趣,剩下的事,你应该自己去探索。

      “好的科普,可以改 变人们看待世界的方法和角度,能改变人的‘三观’,甚至改 变很多人的人生道路”。根据他的观察,目前我 国的全民科学素养整体还很低,各地区 的公民科学素养差距很大,发展也极不平衡。尽快提 升全民科学素养,培育科技创新的沃土,是建设 科技创新强国的重要需求,也是当前国家之急需。大多数 人在日常生活中并没有机会接触科学,就缺科普的“一把火”,科普要做的,其实是 点燃他们对科学的兴趣和热情,启迪思维,启发思考,尤其是青少年。直到今天,他仍然很难确定,做科普 这件事对他的个人发展是好是坏,但他说,“我觉得 科普这件事特别重要,总需要有人去做,也值得 我用最大努力尽力去做”。

      科普也 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科普”,是作科普报告、写科普书或科普文章。广义的“科普”,是促进 科学与社会的深度融合。郑永春提出和倡导“科学+”的概念:“科学可以加教育、文化、艺术、历史、哲学、经济、社会等各个领域。小小一张互联网,就可以 对社会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科学+’应该比‘互联网+’的影响更深远。”

据《科普时报》

友情链接:    野狼彩票  pk拾全天计划两期_*官方推荐*_[大地 22022]   极速PK10   彩票平台代理   卓易足彩彩票---首页欢迎你